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十洲 > 个人分类 > 未来之辩
2018年05月06日 22:18

鸿鹄志与未来心:致林校长的一封信

北大校长林建华先生:

 

您好!很抱歉,犹豫了半天,我还是没办法加上“尊敬”这个定语。理由当然也不是因为您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而是因为您最近在《人民日报》的采访中,提到SY事件时用了一个英文词“case”,可能这只是您自己的用词习惯吧,并没有别的特殊含义,但这在当时的语境下,却让我感受到一种冷漠。同时,关于GY同学的不幸命运,我是期待您能站在她和她的家人的角度,说上哪怕是一两句话的,或者表达一下惋惜和...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30日 22:17

未来之辩|西方认识论的终结与知识分子的再起航

严格来讲,当我们讨论什么是知识分子的时候,就少不了讨论什么是知识,当我们讨论什么是知识的时候,也少不了讨论什么是知识分子,这实际上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知识分子/知识的逻辑循环。有人说,有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就有什么样的知识,也有人说,有什么样的知识就有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当这对貌似在形式上二律背反的命题在现实中都能获得合逻辑的辩护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说,这样的社会就处在了一个自我指涉(self-reference)、自我同...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9日 16:07

未来之辩|极简中国精神史

眼睁睁看着岁月又要翻篇儿了,这几天正在寻思呢,如何给前文《未来之辩·引言|凛冬已至,西方已终结,文明要复兴,自我革命队伍就差你了!》中我给这个时代的断言作一个诊断说明,因为有不少朋友回应说,看不懂,也有回应表示不服,说我不懂装懂。

正巧看到了方叔的《剑桥2017中国焦虑史》,方叔说这是风格戏仿,且「带了节奏」,但说的都是大实话,恐怕没人会反对把2017命名为中国的焦虑之年。那咱也不妨来一个年终戏仿的戏仿(二阶...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9日 16:04

未来之辩|人类进入了新轴心时代,你准备好了吗

我相信,大家会和我一样相信,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也不管时代如何轮换,每一代人都应该自由过上比上一代人更好的生活,每一代人都有责任交给下一代人更好的世界,否则,我们这一代人就会如行尸走肉一般,在子孙面前毫无尊严可言,既不会有存在感,更谈不上历史感

那么,为了避免这种可鄙的命运,为了给自己的尊严一个交代,我们每个人就必须认真地「干」点什么、像样地「搞」「重要的事情」,没有什么借口可找了,也不会有...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3日 13:52

惟有健全的哲学才能重振这个萎靡的世界

2016年过去了,丙申年也过去了,这一年中的“黑天鹅事件”,引发的不祥感却没有过去,鸡年不一定就会大吉。如今,即便是再“不喜欢思考”、再“不知不觉”的人,恐怕也再挡不住脑回路的自发纠缠和间歇跌荡,开始不由自主地意识到“时代正在起变化”, 这不是最好的时代,也不是最坏的是时代,而是一个变好太艰难、变坏太容易的时代。这个世界会好吗?人类向何处去?这已不再是庸人自扰的“呓语”,更不再是事不关己的“空谈”,而...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5日 18:30

江绪林之问:为什么哲学与宗教没能解救江绪林?

加缪说,自杀是唯一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那么,研究哲学和政治哲学又信仰上帝的江绪林博士的自缢,恐怕就是一个“严肃中的严肃”、“哲学中的哲学”的问题了。江绪林博士之死,究竟意谓着什么呢?迄今的哲学和宗教为什么没能给江绪林博士带来救赎? 

我的回答是,江绪林博士的生命中缺爱(Love)与希望(Hope),不幸的命运禁闭了他的爱欲(eros)——例如刘擎先生在悼文《追忆与启迪——江绪林博士告别仪式上的悼词》中提到的江...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6日 17:33

穹顶之下:更可怕的是中国人的心智雾霾

柴静引爆的舆论场沦落到一地鸡毛,在情理之外,却在意料之中,这是当下中国任何一个公共议题必然会“拱”向的一个话语场面。因为,中国的穹顶之下,除了可怕的PM2.5雾霾,还有更可怕的心智雾霾。

这种心智雾霾,一个是走心的心理雾霾,一个是过脑的思维雾霾,前者表现为恶意度人、诛心周纳,后者表现为“中国式逻辑”,其在这次舆论涡流中折腾得淋漓尽致。当然,我并不认为舆论场里的观点分布与社会现实中的观点分布是完全一致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