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十洲 > 个人分类 > 思想札记
2018年03月05日 13:57

当我们在说“儒家”的时候究竟在说什么?

要想真正理解当下中国,就不得不了解中国的历史,而历史不止是一连串事件,更是其背后的文化及其文化建构,那么,自然是绕不过儒家文化,我们中国人的精神结构就是从儒家文化土壤里长出来的,即便是在今天仍然如此,「五四」以来的「反儒家」实际上并未取得成功,改革开放以来的「摸着石头过河」,实际上意味着儒家文化的「满血复活」,殊不知今天正在复辟的「帝王将相」思想,正是新文化运动所批判的东西。那么,我们该如何认清「...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7日 23:14

当说“宪政民主”的时候,我们究竟在说什么

最近,笑蜀先生写了一篇文章《撕裂无可避免,解忧唯有宪政》,我耐心地读罢全文后,认真地觉得,他是在神话意义上使用“宪政民主”这个概念的,也就是说,在他所判定的“撕裂”的现实中根本找不到“宪政民主”的人间主体,而没有人间主体承担者的所谓“宪政民主”,那不是神话是什么呢?尽管它确实凝结了一种历史和时代情绪,承载了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晚清以来的中国从“天朝上国”一步一步沦为“东亚病夫”,有病乱投医...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3日 13:07

2015,不要辜负自己的理性天赋

昨天开始,我们试着谈论“人性”,提出了自我保存和欲求认同的本能假设,但我们知道,光靠这两点人类是不能活下来滴。那么,问题来了,人性中除此还有神马呢? 那么,我们的另一个假设就来了,人类的天赋中标配有两种基本性能(Capacity):一种是能够反思和评估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有利可得、是不是“合算的”(代价少而收益大)的计算能力,即人们常说的“得失心”,就像心中有一个“算盘子”似的;一种是反思和评估自己与他人的行...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2日 16:29

2015,我们还是谈谈“未来”吧

2015,我想谈谈“未来”,怎么谈呢?正如那句路人皆知的“未曾在长夜中痛哭的人不可能懂得人生之真谛(Those who did not ever cry throughout the endless nights would never realize the essence of life)”,我想,不懂得人生之真谛也难以谈未来啊(这么说真够司马昭之心的),但要说人生之真谛那就要说一说“人性”这回事儿。也就是说,谈未来,就得先谈人性。但问题来了,“人性”摸不着、测不准,又怎么谈呢? 我是这么谈...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2日 16:33

从科斯的“思想市场”看微博自媒体

6月12日,微博自媒体计划启动了其态势想必是值得期待的。因为总的来说,中国尚处在一个内容匮乏时代,所以,凡是推动内容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的各种尝试和突围,我是乐见其成的,甚至不吝于为“正确的作为”抬抬轿子。在浏览了一些坊间议论后,我打算从科斯提出的“思想市场”角度来阐述一下我个人战略性看法,以供讨论。

 

一、思想市场

 

1、1973年12月,罗纳德·科斯在论文《物品市场和思想市场》The Market f...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12日 10:14

中国的现代转型悖论(三)

 

要是想评价一项历史抉择,必须要回到其历史情境之中。处在什么样的地位,就会承担什么样的复杂性,即所谓广义理解的“屁股决定脑袋”。平心而论,毛泽东在决策上并没有大错,但问题出在毛泽东的“着急”和体制的“过度”。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仍然面临着“革命”与“建设”双重任务、“一岗双责”。这种时代境遇为毛泽东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延安体制”提供了客观条件,也就埋下了危险的种子。

 

...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4日 15:37

“西学东渐”为何走向“以俄为师”?

正如孔飞力在《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中所阐明的,中国自晚清以来的危机,并非仅仅是“一个王朝的衰落”、更是“一种文明的没落”。而与此相伴生并绵延至今的,是中国人的“文明的焦虑”,或者进一步说是“文明的不自信”。不过,对于向来以“天朝上国”自居的东方人而言,转而向西方学习并非自然而然,而是如众所周知的是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出来的。当是时之文人中流朦胧地意识到“不效法他人,必致亡国灭种”,那么,向西方—...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4日 15:29

中国的现代转型悖论(二)

那么,我们就要在这个早已被大历史所限定的“历史情境”中理解“革命”的意指(sense)和所指(reference),即当时之“革命”中占据优先地位的已不是以“个人”为轴心的法理秩序构建,而是以“民族”(nation)和“国家”(state)为轴心的现代民族国家构建,这不仅是反抗民族压迫(民族主义)、解决民生疾苦(民生主义)的前提,也是宪政民主和人权(民权主义)的隐含前提,“亡国奴”是没资格谈“人权”的,连“自尊”与“民族...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3日 13:43

中国的现代转型悖论(一)

我深信,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从旧制度继承了大部分感情、习惯、思想,他们甚至是依靠这一切领导了这场摧毁旧制度的大革命;他们利用了旧制度的瓦砾来建造新社会的大厦,尽管他们并不情愿这样做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德国社会学家滕尼斯曾指出,前现代向现代的转型即是由“礼俗社会”向“法理社会”的转型。滕尼斯的话换换成中国语境,我们可以说,中国自晚清以来的现代转型,即“旧邦...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3日 09:56

儒家之“欲·思·志”与中国之病理(三)

“势”既是中国人安全感的归宿,也是恐惧感的出处,人情冷暖、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全赖于此,不管是出于主动还是被动,“士志于势”成为了中国人的实际的、主流的心态,尽管大家仍然心照不宣地唱和着“士志于道”,“得”即“德”,“势”即“是”,把“地位”当成“存在”(being),把“排场”当成“气场”,把“阔气”当成“底气”,把“体面”当成“尊严”,“成王败寇”成为了唯一的度量衡。

 

当然了,对某些自以为负有...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1日 16:59

中央党校教授周为民:重新发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周为民: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主任、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韩十洲: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你是如何理解“全面深化改革”的,以及如何评价该目标?

周为民:《决定》可以说是在认真地总结了三十多年改革的历史经验上形成的,那么,因此它也说明在改革的实践当中,在市场经济发展的实践当中,我们对改革...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1日 12:53

儒家之“欲·思·志”与中国之病理(二)

我们知道,儒家是贬抑“身体之欲”的(“存天理,灭人欲”),且不管它,我们接下来要内在地考察一下儒家的义理结构即汉武帝后历代王朝所“执”的这个“一”提供了一个怎样的“行程”,以及是否具有一种上升性的力量或者说超越性的力量来支撑起儒士们的“志”与“思”进入形而上的高阶境界,以“志于道”而不是“志于势”、“喻于义”而不是“喻于利”。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前面我所说的“‘礼教’即‘势教’”的命题就会被证...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29日 17:00

儒家之“欲·思·志”与中国之病理(一)

儒家之“欲·思·志”与中国之病理(一)

“欲”而有“思”,“思”而定“志”。“欲”是“思”动力,“思”是“志”的引航。“欲”有两个范畴,“思”也有与之相应的两个范畴:

 

一是“身体之欲”,属于形而下的“低阶欲望”,即“‘活’之筹划”或曰“生存之筹划”,属于流变性、变化性、寂灭性、特殊性、偶然性、实证性、情境性等即“多”的范畴(becoming),对应的是权衡利害、得失、好坏、强弱、胜败等外在之“思”(rationality,即筹划性,计算性,合算性,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