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8月10日 22:33

公知与谎言:以知识的名义,行权力的逻辑

近期,反对性骚扰的野火,烧到了公知圈,抖落出一地鸡毛。鸡毛之上,又催生了女公知刘瑜疑似为公知打掩护的文章。 所谓公知,即公共知识分子,是南方系媒体于2004年打造的一个传媒概念,试图通过包......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3日 13:33

疫苗、腐败与魔阵:恶的病理学

疫苗、腐败与魔阵:恶的病理学

身为一位父亲,我感到深深的耻辱。除了侥幸和庆幸一岁多的女儿在打了多针疫苗后尚且......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2日 23:07

“美中不足”火了,你知道它在隐喻什么吗?

“美中不足”火了,你知道它在隐喻什么吗?

昨天发了一篇文章《说过再多“我爱你”,但未必“你懂得”》,......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6日 22:18

鸿鹄志与未来心:致林校长的一封信

北大校长林建华先生: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5日 13:57

当我们在说“儒家”的时候究竟在说什么?

要想真正理解当下中国,就不得不了解中国......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30日 22:17

未来之辩|西方认识论的终结与知识分子的再起航

严格来讲,当我们讨论什么是知识分子的时候,就少不了讨论什么是知识,当我们讨论什么是知识的时候,也少不了讨论什么是知识分子,这实际上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知识分子/知识的逻辑循环。有人说,有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就有什么样的知识,也有人说,有什么样的知识就有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当这对貌似在形式上二律背反的命题在现实中都能获得合逻辑的辩护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说,这样的社会就处在......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9日 16:07

未来之辩|极简中国精神史

眼睁睁看着岁月又要翻篇儿了,这几天正在寻思呢,如何给前文《未来之辩·引言|凛冬已至,西方已终结,文明要复兴,自我革命队伍就差你了!》中我给这个时代的断言作一个诊断说明,因为有不少朋友回应说,看不懂,也有回应表示不服,说我不懂装懂。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9日 16:04

未来之辩|人类进入了新轴心时代,你准备好了吗

我相信,大家会和我一样相信,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也不管时代如何轮换,每一代人都应该有自由过上比上一代人更好的生活,每一代人都有责任交给下一代人更好的世界,否则,我们这一代人就会如行尸走肉一般,在子孙面前毫无尊严可言,既不会有存在感,更谈不上历史感。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3日 13:52

惟有健全的哲学才能重振这个萎靡的世界

2016年过去了,丙申年也过去了,这一年中的“黑天鹅事件”,引发的不祥感却没有过去,鸡年不一定就会大吉。如今,即便是再“不喜欢思考”、再“不知不觉”的人,恐怕也再挡不住脑回路的自发纠缠和间歇跌荡,开始不由自主地意识到“时代正在起变化”,这不是最好的时代,也不是最坏的是时代,而是一个变好太艰难、变坏太容易的时代。这个世界会好吗?人类向何处去?这已不再是庸人自扰的“呓语”,更不再是事不关己的“空谈”,而是一种每个人也就是“我”不得不面对的迫在眉睫的究问和不容回避的选择,把头扭过去假装自己是“局外人”和“旁观者&rd......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4日 00:08

万科启示录:“资本”何谓,主权在谁?

万科事件演化到现在,各种观点次第登场、嘈杂喧嚣,但坦率地说,说到点儿上的不多,不见兔子乱撒鹰,即便那些说到点儿上的,往往也缺乏系统性和区分度,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所以,我这个自诩为在哲学层次上研究中国问题的人,也忍不住冒个泡说两句,因为,万科事件实在是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中一个难得的典型案例,一个绝妙的醒世寓言,同时也是对中国人的认知(概念和逻辑,该联系的联系起来,该区别的区别开来)、心理(“同情之理解”,还是“傲慢与偏见”)和价值观(知良莠,识好歹,明善恶)的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5日 18:30

江绪林之问:为什么哲学与宗教没能解救江绪林?

加缪说,自杀是唯一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那么,研究哲学和政治哲学又信仰上帝的江绪林博士的自缢,恐怕就是一个“严肃中的严肃”、“哲学中的哲学”的问题了。江绪林博士之死,究竟意谓着什么呢?迄今的哲学和宗教为什么没能给江绪林博士带来救赎? 

我的回答是,江绪林博士的生命中缺爱(Love)与希望(Hope),不幸的命运禁闭了他的爱欲(eros)——例如刘擎先生在悼文《追忆与启迪——江绪林博士告别仪式上的悼词》中提到的江绪林心灵深处的“小木屋”,而他所致力的哲学研究和信仰的基督教也没能带给他真正的希望(他信仰的上帝所允诺的希望,即便为真,也并不在人间)。......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7日 23:14

当说“宪政民主”的时候,我们究竟在说什么

最近,笑蜀先生写了一篇文章《撕裂无可避免,解忧唯有宪政》,我耐心地读罢全文后,认真地觉得,他是在神话意义上使用“宪政民主”这个概念的,也就是说,在他所判定的“撕裂”的现实中根本找不到“宪政民主”的人间主体,而没有人间主体承担者的所谓“宪政民主”,那不是神话是什么呢?尽管它确实凝结了一种历史和时代情绪,承载了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晚清以来的中国从“天朝上国”一步一步沦为“东亚病夫”,有病乱投医,有志之士便开始了不懈的“求医问药”历程,先是美式的“宪政民主”,后是苏式的“社会主义”,成了一......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6日 17:33

穹顶之下:更可怕的是中国人的心智雾霾

柴静引爆的舆论场沦落到一地鸡毛,在情理之外,却在意料之中,这是当下中国任何一个公共议题必然会“拱”向的一个话语场面。因为,中国的穹顶之下,除了可怕的PM2.5雾霾,还有更可怕的心智雾霾。

这种心智雾霾,一个是走心的心理雾霾,一个是过脑的思维雾霾,前者表现为恶意度人、诛心周纳,后者表现为“中国式逻辑”,其在这次舆论涡流中折腾得淋漓尽致。当然,我并不认为舆论场里的观点分布与社会现实中的观点分布是完全一致的,因为,舆论场是一个放大器,它尤其是会放大那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声音,看上去好像是成了“主流声音”似的。但舆论场的确又会对现实人情具有极强的渗透和侵蚀......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3日 23:32

雾霾舆论场里的话语操纵术

1、抹黑术,釜底抽薪,目的在于使柴静人格破产,丧失信用,说的话也就没人信了;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2日 08:25

穹顶之下的“全民总动员”——从公共叙事看柴静的《穹顶之下》

穹顶之下的“全民总动员”——从公共叙事看柴静的《穹顶之下》

柴静重装归来,发布《穹顶之下》,宛如引爆了一枚舆论核弹,蘑菇云在网上盘旋。与海水涨潮一般的刷屏、“震撼”和赞叹相比,出现的一些批评尽管完全不构成比例,但这并不能成为被无视的理由,因为言论质量与人数多寡没有必然联系。其中,有一个看上去很科学的质疑是,柴静不该加入私人故事和个人情感,即常被指责的“煽情”、“夹带私货”。 

那么,是该,还是不该呢?这取决于《穹顶之下》到底是一个什么事,以及需要放在一个什么样的框架下来看。那句话糙理不糙的俗语“狗眼看人低”即是在方法论意义上逆向强调了框架......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18日 18:41

庞麦郎的“滑板鞋”刺中了我们的认同焦虑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火”,正如莱布尼兹在《单子论》中所说:“任何一件事如果是真实的或实在的,任何一个陈述如果是真的,就必须有一个为什么这样而不那样的充足理由,虽然这些理由常常总是不能为我们所知道的。”

一首歌成了“神曲”,晋身“现象级”,背后一定有如莱布尼兹所说的“充足理由”,就像《小苹果》“火”在唤醒了人们的生理昏迷(此并非本文主题不便详述,感兴趣者可以搜索“生理唤醒”),《我的滑板鞋》则“火”在刺中了我们这个认同匮乏时代的认同焦虑!我之所以这么说的“充足理由&......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3日 13:07

2015,不要辜负自己的理性天赋

昨天开始,我们试着谈论“人性”,提出了自我保存和欲求认同的本能假设,但我们知道,光靠这两点人类是不能活下来滴。那么,问题来了,人性中除此还有神马呢?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2日 16:29

2015,我们还是谈谈“未来”吧

2015,我想谈谈“未来”,怎么谈呢?正如那句路人皆知的“未曾在长夜中痛哭的人不可能懂得人生之真谛(Those who did not ever cry throughout the endless nights would never realize the essence of life)”,我想,不懂得人生之真谛也难以谈未来啊(这么说真够司马昭之心的),但要说人生之真谛那就要说一说“人性”这回事儿。也就是说,谈未来,就得先谈人性。但问题来了,“人性”摸不着、测不准,又怎么谈呢?
我是这么谈的——假设人性中存在“不变性”。
 
1、既然是假设,它究竟是不是“真实的”或在何种意义上、......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2日 16:33

从科斯的“思想市场”看微博自媒体

6月12日,微博自媒体计划启动了,其态势想必是值得期待的。因为总的来说,中国尚处在一个内容匮乏时代,所以,凡是推动内容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的各种尝试和突围,我是乐见其成的,甚至不吝于为“正确的作为”抬抬轿子。在浏览了一些坊间议论后,我打算从科斯提出的“思想市场”角度来阐述一下我个人的战略性看法,以供讨论。

一、思想市场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0日 11:34

MH370迷踪:信息黑洞与“魔弹论”

马航MH370以前所未有的离奇和至今未解的悬念几乎席卷了一切注意力,十多天过去了,我们距离这次事件的“真相”仍然相当远。

阅读全文>>